护理站与居家健康护理

今天,我们来讨论一下由上海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近期颁布的一项关于护理站的新政策。这项专门针对护理站的新规定,为解决居家护理服务商在实践中碰到的诸多问题提供了参考。而大家最为关注的关于私人经营者提供居家医疗护理服务的合法化问题,也将可以通过设置护理站予以解决。

自第一批有志于探索为居家老年人提供多元化的医疗服务的外商和民营运营商进入市场以来,法律政策一直是困扰着他们的最大障碍。早期的市场探索者发现,他们在当地市场上最大的竞争对手是数量庞大的家政服务公司和私人保姆,这经常将拥有专业技能和服务经验的居家护理服务商逼入颇为两难的境地。

高端医疗机构(如和睦家)、公立基层医院或居家护理服务提供者已经在为老年人提供个性化的居家医疗护理服务方面积累了初步的实践经验,但是由于缺少明确的法律规定,他们并没有将此发展成为核心业务。如今,随着上海该项政策的推动和实施,如果其它城市和省份的立法也能跟进的话,我们相信护理站的设置尽管不是最好的解决方案,但却有望帮助诸多居家护理服务提供者获得此前无法拥有的相关资质,从而在养老服务市场上生根发芽。

何为护理站?

根据2016年8月19日发布的《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发展本市护理站的通知》(“36号文”)和同年9月发布的《上海市护理站管理办法》(“46号文”或“管理办法”)的解释,护理站是指由护理人员组成的,在一定的社区范围内,提供基础护理、专科护理、临终护理、消毒隔离技术指导、营养指导、社区康复指导和其他护理服务的医疗机构。根据《医疗机构基本标准(试行)》的规定,护理站在设施面积、人员和职业资质、设备和操作流程等方面都有相关的要求和标准。同时,由于护理站属于医疗机构,护理站的设置应纳入各区区域卫生规划,这也意味着护理站的选址必须按照政府的规划、在政策的指导下进行。

护理站在某种程度上与社区诊所十分相似。社区诊所也是建在居民住宅区周围,根据当地居民的医疗需求提供基础的服务。在目前的法律框架下,护理站的设立门槛更低,不像诊所需要执业医师作为开办者或雇员,护理站对专业人员的要求仅为三名合格的护士、一名康复治疗师和二名护理人员。护理站在取得由当地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颁发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后,可以在其所在区范围内提供上门访视、家庭护理和康复指导等社区护理工作。

此外,根据此前实施的政策,如果符合以下条件,高龄老人享受居家医疗护理服务所支出的费用将被纳入基本医疗保险支付范围:(1)享受服务的上海市民根据统一评估标准达到一定的护理需求等级;(2)居家医疗护理服务由基层医疗机构(包括护理站、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护理院、门诊部等)提供;(3)收费标准和报销比例符合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因此对于一部分老年人而言,医疗保险可以补贴他们在居家护理服务中的开支,而在之前,全部的费用都是由个人负担的。

对居家护理经营者的益处

第一,我们需要了解,上海市制定关于护理站的政策仅仅是国家在探索长期照护制度层面的一小步,政府更宏观的目标是结合社区、机构和居家护理来满足不同年龄层老年人的多样化需求;核心任务是以合理的价格为大部分老年人提供基础老年护理服务,如果满足特定条件,相关费用可予以报销。同时需要特别注意的是,护理站的设置和发展与社区养老服务力量的增长以及家庭医生的普及密不可分,后两种模式在西方国家已经发展得相当成熟,但它们能否在中国市场中扮演同样重要的角色,来满足居民基础护理的需求,仍是个未知数。

第二,许多传统的居家护理经营者(仅取得工商执照)和养老护理经营者(仅取得民政许可)无法基于居家环境提供专业的医疗护理服务,现可通过护理站安排护士上门服务填补这一市场空白。这一重大立法上的突破将对居家医疗护理服务的可操作性带来重大的变革。根据官方解释,居家医疗护理服务的内容包括基础护理、常用临床护理及相应的护理指导。基础护理可由护士或护理人员提供,但是临床护理必须由护士提供,后者包括导尿、鼻饲、灌肠、氧气吸入、血糖监测、药物服用、血样本采集、肌肉和皮下注射等。

第三,护理站作为基层养老和医疗护理机构,可寻求更多资源和服务商进行合作,比如社区卫生中心、家庭医生、养老机构或康复医院等。在试点阶段,各类服务商的资源将被纳入社区卫生服务平台统筹,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可通过签约形式,直接与护理站建立合作服务关系;护理站可在家庭医生开具的医嘱下开展护理服务,亦可接受委托与家庭医生组成团队开展公共卫生服务和基本医疗服务;管理办法还鼓励其他医疗机构与护理站建立技术合作服务关系,委托其开展符合执业范围的护理服务。值得注意的是,除非取得另外的执业许可,否则护理站的护士和护理人员无法跨区执业。

对社会资本的限制

首先,外商投资者设立护理站的限制依然存在,主要是源于我国对外商投资医院的政策限制。在过去几年里,某些特定城市和区域曾一度允许外商独资的医院设立,但是最近政策再一次收紧。除了为数不多的由香港或台湾投资的外商独资诊所或专科医院成功设立外,最近几年很难找到其它在华设立的非合资性医院。因此,由于护理站被定义为医疗机构的一种,那么外国投资者想要独资拥有一家护理站几乎不可能。鉴于此,外国资本需寻求合资合作的方式进入该领域。当然还有一些其他途径,例如与中国合作方签订管理合同;或者在极少数案例中,通过设计较为复杂的股权结构来收购国内的护理站。

另一个不确定性因素在于规划和选址的要求。不像其它类型的养老护理设施在选址上拥有更大自主性,护理站作为基础医疗卫生机构,它的设置受制于区域医疗卫生设施的总体规划,这也意味着社会投资者不能随意决定设置护理站的场所,而必须遵循政府的区域卫生规划和公共利益的需要。此外,管理办法还规定,政府将采用竞争机制通过透明和公开的方式选择社会投资者。目前,开办经验丰富、社会信誉良好、管理方式先进的当地养老和医疗服务商将比来自其他城市或国外的品牌更具有竞争力。

此外,还有来自定价方面的挑战:首先,为了使病人获得医疗保险支付,服务项目和价格必须遵循医疗保险政策;其次,很多护理站是以非营利性机构的性质进行登记,即使是提供个性化的服务,其定价和财务管理也受到相关政府部门的监管;另外,在商业保险尚无法覆盖居家健康护理之前,老年人自付费用接受服务的意愿不会太高。可以预见这样的僵局还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并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社会资本投资护理站的积极性。

对未来的展望

新的政策无疑为护理站的发展带来了利好。我们预测,除了将其服务延伸至专业的居家护理外,设立护理站将可能成为养老机构运营者另一个很好的选择。目前,养老机构普遍选择设立内设医疗机构来满足其住户日常医疗、康复护理方面的需求,否则他们的住户则必须经常到附近地医院就诊。根据上海市新的政策,经营者现在可以尝试在养老机构或社区以外的场所设置护理站,通过护理站的工作人员提供上门服务,运营者不仅能够为机构内的住户提供一般的的医疗护理服务,也能够在其临近社区延伸类似服务。此外,在一些新开发的养老地产项目中,如果社区主要的居民是活跃长者或独立生活的老年人,则护理站甚至有可能取代养老院或社区康复医院之类重资产的经营业态。

新政策所带来的另一个积极影响在互联网科技领域。众所周知,智慧养老和远程医疗领域已经获得了大量资本的青睐,同时一些物业管理公司也在积极尝试从传统的物业管理升级转型为全年龄、全生命周期的健康管理。一个很好的桥梁便是信息技术。试想一下如果在老年人家中设置远程监控系统并进行良好的管理,众多健康护理服务供应商全天候待命并能提供上门服务,这将为养老服务领域的公共开支节省一大笔费用。对于互联网平台来说,如果能够取得护理站的资质,也将为其整合线上线下,提供远程医疗护理提供更多的可能性。

上海的实践有望为其他城市的立法者提供更多的经验,当护理站的商业模式更成熟、服务内容更丰富后,居家健康护理服务市场终将迎来期望中的繁荣。在这之前,市场的探索者仍有许多需要做。

文章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