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机构收费监管简述

养老机构的定价模式是决定其经营管理成败一个重要环节,但它一直以来是一个缺乏严格监管的领域。政府之前将更多地监管放在公办或者公办民营这类保基本的养老机构定价上,由于这类机构收住的老人和政府补贴资金直接挂钩,因此实施的是政府定价或政府指导价,具有很强的社会福利属性。然而,随着越来越多的民营养老机构这几年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政府意识到进行收费监管对建立养老行业市场定价秩序和消费者权益保护的重要性。

纵观目前的收费监管立法,全国层面目前效力最高的是国家发展改革委和民政部于2015年1月颁布的《关于规范养老机构服务收费管理促进养老服务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发改价格[2015]129号,以下简称129号文),该文明确规定了“民办营利性养老机构服务收费项目和标准均由经营者自主确定,政府有关部门不得进行不当干预;民办非营利性养老机构服务收费标准由经营者合理确定,政府有关部门可结合对非营利机构监管需要,对财务收支状况、收费项目和调价频次进行必要监督”;同时,129号文还规定了养老机构的价格公示、财务报表公开等制度等。

行业监管的雏形开始慢慢建立,但是不得不关注到的一个现象是国内大量的民营养老机构是以民办非企业单位的形式进行登记,“非营利性”的属性使这些机构可以享受更多地享受政府补贴和税收减免的优待,但是这样的优待在很多时候并没有直接反映到民非机构的定价上。不少地方的民非机构定价已经远远超出了市场平均水平,而举办者通过租金、委托管理费、品牌使用费等形式将部分利润转移至同一控制人的经营实体中的现象也非常普遍。

笔者认为,在行业目前的发展阶段,经营者为了盈利,上述现象的出现也是无可厚非,政府监管也不可能非常严厉,以免打消民间资本投资养老产业的积极性。但是对于养老机构的运营者来讲,了解政策监管的现状及趋势是保持机构合规运营的基本要求,因此,我们不妨来看一下目前养老机构常见收费项目及其法律规定(以民办养老机构为主要分析对象,并参考部分主要地方,如江苏、上海等地的立法):

  • 床位费和护理费。129号文规定了养老机构床位费、护理费原则上按月度收取,实行市场定价的收费标准应保证相对稳定,并提前告知服务对象。关于定价高低,由于地区差异非常大、且政策不宜过多干预市场,因此仅有部分地方城市进行了一些原则性的规定了,如上海规定“养老机构制定床位费、护理费水平应与经济社会发展水平、服务质量、入住老年人承受能力相适应”。
  • 特需服务费。原来是公办养老机构内实施差别化、个性化服务的产物,现在随着养老机构承担更多的如上门居家服务、陪医、康复理疗、精神关怀等服务功能,因此各类收费项目也越来越多。需注意的是,特需服务的收费标准需予以明确公示,并且不得以特需的名目变相提高收费或重复收费。
  • 膳食费。一般要求养老机构根据物价水平合理制定,并实行单独核算。养老机构可根据入住老年人需求提供不同档次的菜单化膳食服务,供老年人自愿选择。由于养老机构往往希望通过良好的餐饮提高居住体验和入住率,因此膳食费的收取基本以非营利为原则,当然部分机构会将该项服务外包。
  • 代办服务费。应明确代办服务项目、服务方式和收费标准,并按规定进行公示、收费和使用。代办服务项目应体现自愿原则,不得强制服务。和膳食费一样,代办服务收费标准一般按非营利原则确定。
  • 会员费、入门费。养老机构经常将收取高额的会员费和入门费作为开业前期快速回笼资金的一种融资手段。会员费的收取方式各式各样,数额高低也不尽相同。例如,有的机构根据会员费所对应的服务期限,设定了可退费、不可退费、部分退费的各种模式;还有的根据入门费收取金额的多少,给予不同折扣的床位费折扣,等等。由于与国外存在严格资金使用监管不同,国内的立法对这类资金收取后如何使用缺乏监管,消费者长期的居住和获得服务的权利是否能有充足的保障是一个值得担忧的问题。有部分地方已经开始立法禁止养老机构收取该类费用。如湖南省民政厅曾经在2015年出台的《关于进一步加强民办养老服务机构监督和管理的意见》中规定:“要认真甄别养老地产与养老机构,既要保护房地产业参与社会养老服务的积极性,又要防止把养老服务机构当作房地产出售。收费一般按月收取,不得实行超过一年以上乃至终生一次性收费或者其他形式的变相集资等行为”。
  • 保证金、押金。养老机构收取保证金和押金是非常普遍的,由于担心入住老人有欠费行为,因此保证金主要是起到资金担保的作用,用于在入住者无法向机构承担应付费用时予以抵扣,或在入住老人需要进行紧急医疗救助时用于缴纳医疗保证金。保证金和押金在入住期满后需退还,因此该收费也不能用于机构建设和运营的融资功能。

 

最后需要关注的是收费标准的调整机制,主要看两方面:其一是政策对调整频率和调整幅度的监管。129号文仅笼统地规定:“实行市场定价的收费标准应保证相对稳定,并提前告知服务对象”,但上海市的地方立法则规定:“养老机构的床位费、护理费收费标准公示后2年内不得变动;养老机构床位费、护理费调整应体现对已入住老年人的优惠,并设置相应的缓冲期,原则上不得少于3个月”。其二看入住合同对于价格调整的协议安排。很多情况下,对现有入住者实施价格调整对机构来讲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有时哪怕在规范性上无可挑剔,但由于没有与入住老人充分协商、沟通,并通过事先的协议安排约束双方,价格调整后的实施却成为一道难以逾越的屏障。

文章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