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法总则》对养老机构入住合同中“监护人”条款的影响

相信众多养老机构的运营者最近都在关注最新颁布的《民法总则》,探究其对养老服务行业的影响。的确,这部即将于10月1日施行的法律对解决一些养老服务领域在实践中所遇到的困境进行了明确和规范,给行业带来了福音。本文试着从《民法总则》中“监护”法律规定的调整入手,分析如何解决很多机构目前遇到的困境。

在最新适用的由民政部和国家工商总局于2016年11月制定的《养老机构服务合同(示范文本)》(以下简称“示范合同”)中,签约主体一方的主体同时也包含“入住老年人监护人”,且限定条件为:属于限制行为能力或者无民事行为能力的入住老人年须由监护人签字确认。那么,实践中,签订入住合同时,如果人住老人属于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是否一定要确定监护人?老年人的身体情况和智力情况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每况愈下,这是常理,在没有任何有效证明文件证明入住老人是否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情况下,机构无法预测也不应承担此类隐藏风险。那么,对于机构来说,如何有效解决“监护人”所带来的难题呢?

难题一:入住合同中出现了“监护人”,机构在与老人及其家属签订入住合同时,往往会出现老人有多个子女无法对“谁能成为入住老人监护人”的问题达成一致意见的情况,或者入住老人没有子女的情况,此时,该如何确定“监护人”呢?

首先,《民法总则》对成年人的监护人确定了范围,据此,入住老人的监护人可以按顺序确定为:有监护能力的(一)配偶、(二)子女、(三)其他近亲属(兄弟姐妹、孙子女、外孙子女)、(四)其他愿意担任监护人的个人或组织,但须经被监护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或者民政部门同意。

其次,按照《民法总则》的规定,入住老人可以以书面形式在法律规定的监护人范围内确定自己的监护人。如果入住老人在签订入住合同时,因子女意见不一致无法确定监护人或者因无子女而无法确定监护人的,入住老人就可以通过自书的形式确定监护人,也就是说入住老人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确定监护人。机构在与入住老人签订入住合同时,可以要求老人提供一份确定监护人的书面文件,避免产生监护人之争。需要注意的是,此种方式其实是老人和监护人之间通过协商确定老人在丧失或部分丧失民事行为能力时由监护人出来履行监护职责,这个约定必须同时也获得监护人的同意。

以上解决的是入住老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情形,对于属于限制行为能力或者无民事行为能力的入住老人,示范合同要求须由监护人签字确认。那么,对于机构来讲如何确保签字的监护人是有效的监护人呢?根据《民法总则》规定,依法具有监护资格的人之间可以协议确定监护人。因此,机构可以要求有监护能力的家属通过协议的方式明确入住老人的监护人,以避免多位监护人时可能出现的推诿或冲突。当然,这样做的结果也给机构运营方对入住老人的家庭背景状况调查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难题二:对于养老机构来说,监护人的作用在于保证入住老人在入住期间,入住合同能够得到有效地履行,机构的权利能有保障。然而,入住合同往往是一个没有固定期限的长期合同,可能会出现监护人失联或者监护人不配合履行入住合同的情况,一旦出现此类问题,机构又会陷入困境,那么,《民法总则》的颁布能否解决这一困境呢?

《民法总则》较之《民法通则》,提出了一个较新的概念“临时监护人”、“临时监护措施”。对于实施严重损害被监护人身心健康行为的;怠于履行监护职责,或者无法履行监护职责并且拒绝将监护职责部分或者全部委托给他人,导致被监护人处于危困状态的;实施严重侵害被监护人合法权益的其他行为。机构可以通过老年人组织、医疗机构或者民政部门向人民法院申请撤销监护人资格,由人民法院安排必要的临时监护措施,再重新指定监护人。而在监护人确定之前,由居委会、村委会或民政部门担任临时监护人。这样的话,机构在陷入入住老年人监护人“暂时缺失”的困境时,可以通过临时监护人或者临时监护措施渡过难关。

总的来说,《民法总则》对监护专章的规定,系统规范了之前分布在不同法律、法规中的监护制度,并且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机构签订和履行入住合同时遇到的一些难题,是一个很大的福利。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民法总则》作为一部大法,无法关注到养老服务细分行业在实施监护制度时所遇到的各种困境,比如养老机构是否可以成为临时监护人的问题,社会组织或民政部门在有些不作为的情况下机构采取自我保护措施的限度问题等等,都是需要在今后的实务中有待解决的。

文章回复